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隐杀_ 第七卷 八月火 第四〇九节 我如朝露降人…-

时间:2021-07-01 16:3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愤怒的香蕉小说隐杀 第七卷 八月火 第四〇九节 我如朝露降人…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看这章之前,建议打开音乐播放器,找到**的一《如烟》。--凤-舞-文-学-网--

    “我想谈谈……”

    方之天的声音响起在那廊道里,随后这片空间中安静下来,只有已经晕厥过去的应子丰仍旧在流血抽搐,远远近近的有人过来了,崔国华挥了挥手,跟在他身后的一个人赶去处理。沉默许久,家明偏了偏头:“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知道,这个人无足轻重,杀了他或者留下他,其实意义都不大。”方之天示意了一下地方的应子丰,沉吟片刻,“真正重要的,是他的父亲应海生。”

    家明笑起来:“我不怎么介意杀他全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也清楚,能够进入裴罗嘉杀死御守沧的人,绝对有这个能力,你如果真的要杀应海生,没有人能够挡得住。但有些事情,你也知道的,呵,如果应海生突然死了,炎黄觉醒就会大乱,无论如何,我只能维系眼前的局面,如果你真的要做这件事,我就必须出来阻止,你当然也可以杀我,我相信国华和叶莲他们也保护不了,况且你以前救过我一命,但无论如何,总有些人是你保护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是生了什么事情,或者不仅仅是沙竹帮,但我相信你有你的理由,无论那是什么,我相信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”方之天笑了笑,“这件事情如果可以停止,我保证所有人都不会受到追究,灵静也好,怀沙也好,灵静的父母也好,那位张老师的家人也好,应海生那边,我扛下来,相信这件事情之后。应家的人也不敢乱来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短短几句话,他说得缓慢,字斟句酌。家明面上表情似笑非笑,枪口对准了应子丰依旧没有离开。过得片刻,方之天笑出来:“这件事情。我也会很有压力的。”

    再次沉默下来,时间滴答滴答地过去,叶莲忽然笑道:“再不送这根废柴下去,估计他就真的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枪口终于移开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望着地上地应子丰。家明地目光有些深沉。然而。空气终于在陡然间缓解开来。方之天毫不掩饰地长舒了一口气。眼见家明往后退走。连忙开口说道:“啊。对了。你看。外面这件事闹这么大。我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给你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微带沙哑地声音响起。家明转身隐没在那边地拐角处。方之天张开嘴在那里。过了很久方才回头:“哈。我没说什么交待啊。大家商量个借口嘛。还是有多细节没谈呢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。回过头去:“那只手送过去。说不定还能接上……我现在头很痛。要想想这件事到底怎么善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好像一早就做了可以谈这个打算。”崔国华说道。“如果我们早点过来。伤亡会不会少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地。”方之天叹了口气。“应子丰地身后是应海生。这件事他是做给应海生看。他有力量而且毫无顾忌。就算是军队。估计一时半会都奈何不了他。这样地人。应海生也不会敢动……不知道他到底生了什么事情。不过今天看到他。感觉跟以前很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又摇了摇头:“没有一点朝气,跟死了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车辆离开公路,转入村落的小道间,然后,他便看到了坐在门前地沙沙。跟随着她的小孟。也从不远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白天在江海生的事情,这个小村落里不会知道。不过小孟有渠道,倒像是知道了一些什么,看起来倒并没有告诉沙沙。

    三人在一起吃过了午饭,随后去往离村落不远的海边,小孟跟在两人后面,家明身边,沙沙哭了起来:“真的要走吗?这次的事情……明明是别人陷害的……你怎么不跟我们一块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的,不过这次事情闹得太大,总有些东西要善后,你到了欧洲那边之后,就会有我的消息了。对了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灵静会去维也纳,你可以跟她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真地?她前几天跟我打电话的时候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你这个事情么,不过没问题的,我在那边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啊……如果不是我一直任性地想要弄什么帮派,也就不会这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地,以前就说了啊,不管你遇上什么事情,我会帮你摆平一切。”

    去往偷渡船的快艇破浪而来,将沙沙送上去之后,家明向小孟笑了笑:“本来也可以给沙竹帮洗清一切的,不过,混黑帮没什么前途,欧洲那边会有很好的机会,你想干什么也可以自己选择,就是……麻烦你照顾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快艇掉过了头,家明望着在船上不断挥手的沙沙,也同样挥手道别,直到少女的身影在那片碧蓝海波中消失不见。心中想起小时候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男孩子,居然要女孩子保护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截拳道很厉害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踢馆的……让他跟我比试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种不要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保护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灵静是我地……气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曹东峰,你这个混蛋……有种跟我单挑,你就是个孬种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,别打了,你会打死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你以前都不敢骂我的,要走一起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你……家明。”

    “灵静说喜欢你之前,我就已经喜欢你了,只不过那时候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家明……爸爸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许他们再贩毒……我想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那初次见面时暴力的沙沙,只相信力量的蛮横的沙沙,总是想要保护他的逞强的沙沙。在他被打时跪在地上哭泣的沙沙,单纯地喜欢着自己地沙沙,天真地沙沙,悲伤的沙沙,正直的沙沙,善良的沙沙。试图学会温柔贤惠的可爱的沙沙,无数地画面,仿佛在眼前汇成一片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这是……最后一次欺骗你了,无论如何,原谅我可好?”

    很远很远的地方,八年前地那名小女孩渐渐漾出一个笑脸。

    “我叫……柳!怀!沙!”

    方之天坐在房间里,轻轻揉着有些胀地额头,崔国华从门外走了进来。--凤-舞-文-学-网--

    “下午快三点的时候。新宁帮老大赵振海全家被灭门了,据说有人冲进去,前后不到五分钟。杀光了所有人,然后放了把火,目前那边还在清理尸体。”

    方之天抬起头来:“黑帮老大,江湖仇杀死全家不是很正常地事情吗,这种意外不用拿来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了顾家明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方之天愣了愣,“他在犯罪现场没走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他在海边的防洪大堤上坐着,正在看夕阳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很好吗?青春年少的人多看看美丽的东西,人也会变得开朗很多地。不像我们这些老头子……然后呢?他没干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来吧?”

    “他身上有血,然后……他把枪就那样放在旁边的椅子上,有人报了警,警察现在已经赶过去包围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头好痛……这还让不让人好好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夕阳在西边地天际烧出彤红的火烧云,那片大海也变得格外灿烂迷人了起来,波浪悠然荡漾,远远近近有行驶的船只。防海大堤上载了树木,修建了花圃,一向是夏日黄昏时行人消暑的好去处。不过,今天这里没有了行人,远远的,数十辆警车将这边包围了起来,甚至阻断了那边道路的交通,上百名警员下了车,躲在警车后方远远地望过来,不敢作出什么行动,就那样围着。警员彼此之间交头接耳。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被他们望着的防海大堤上,一名穿白衬衫的少年人坐在长椅上。望着那辉煌的天空与大海交界地方向,就那样安安静静的,已经坐了许久。

    东方路走进来的时候,跟警局的负责人商量了一会儿,随后还是只身朝这边走过来,他的步伐不紧不慢,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坐在椅子上少年的背影时,他忽然觉得有些感慨,虽然也有些忐忑,但恐惧并不多,或许因为大家原本就熟悉,或许因为那道背影在此时竟然显得有些萧索。

    一把冲锋枪放在他的身边,东方路在长椅边站了几秒钟,随后拨开冲锋枪,就那样在他旁边坐下来,两个人坐在那长椅上,望向那片被夕阳染成了橘红色,犹如巨大的火烈鸟一般奔向天海相接的苍茫长云。家明在轻声地哼唱一歌,东方路听着那歌词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坐在床前望着窗外回忆满天,

    生命是华丽错觉时间是贼偷走一切,

    七岁地那一年抓住那只蝉,以为能抓住夏天,

    十七岁的那年吻过她的脸,就以为和她能永远

    有没有那麽一种永远,永远不改变;

    拥抱过的美丽,都再也不破碎。

    让险峻岁月不能在脸上撒野,

    让生离和死别都遥远有谁能听见我坐在床前转过头看谁在沉睡,

    那一张苍老的脸好像是我紧闭双眼,

    曾经是爱我的和我深爱的都围绕在我身边,

    带不走的那些遗憾和眷恋就化成最后一滴眼泪

    有没有那麽一滴眼泪能洗掉后悔,

    化成大雨降落在回不去的街,

    再给我一次机会将故事改

    还欠了她一生地一句抱歉

    有没有那麽一个世界永远不天黑,

    星星太阳万物都听我地指挥,

    月亮不忙着圆缺春天不走远,

    树梢紧紧拥抱着树叶有谁能听见

    耳际眼前此生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哼唱到这里。家明停顿一下,也不知想到了什么,渐渐低至微不可闻,东方路只听见几个词“漆黑……又是谁……”却没有了哼唱的旋律,他是轻声在**出来了,如此过得片刻。东方路开口道:“没办法地事……”

    家明望着那片天空,没有回答,东方路深吸了一口气,闲聊般地说道:“方叔叔过去找你的时候,武装直升机和军队都已经出了,如果你只是杀了应子丰什么事情都不做当然没什么,但事情闹太大了,没办法收拾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回过头,朝远处的警察们笑着挥了挥手。随后再转过来:“应子丰的手接上了,不过他精神有些紊乱,算是……暂时性的疯掉了吧。如果以后都没办法恢复,算是跟死了差不多,不过……不骗你,他还是可以恢复地。”

    “方叔叔那边会跟应海生交涉,知道你不需要别人记着你什么,但是你救过他,帮大家打退过源赖朝创,杀了大内长督、诸神无**、荒卷真世这些人,更重要的是干掉了御守沧。还有抓住伯爵啊,特别是若若,她的精神力平复很多,不过,似乎还会有继续出事的可能,到时候……呵,不说那么长远的事情了,总之,他总是记得你的人情。这次的事情,他也压得很辛苦,我觉得……总得体谅一下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,你这样一闹之后,应海生的影响力会下降很多,方叔叔这边也会沾光,当然这样说未免有点那什么了,呵……上午你出手的场面被小婉看到了吧,她整个下午痴痴呆呆地。我也有事。没办法跟她说什么,另外我听说灵静突然去维也纳……到底怎么回事。不能说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。”家明淡淡地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东方路靠在椅子的背上,“那现在怎么办呢?你地这把枪?”

    “抓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东方路看了他几眼,“别开玩笑了。”“我像是在开玩笑吗?”家明笑起来,“叫他们过来吧,我说过了,这件事给你们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又看了几眼,东方路嘴角**几下,“算了,骗也是我被骗,你等着,我拿手铐过来,如果你要反抗,把我当**质冲出去,看在朋友一场,下手的时候拜托别太重……我已经看过被你一拳打过的那辆出租车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站起来,走出两步又停下,扭头望了家明一阵,再次确定不像在骗人的时候,方才朝着那边警车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家明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一个地方,他曾经无数次的来过,他和灵静、沙沙放学的路上,沙沙打架受了伤,他在这里给她上了药,他们在树木与花圃间追逐打闹,那是初中时候的事情了,住在一起之后,傍晚他们过来散步,沙沙喜欢用吃过的果核逗弄别人牵着地小宠物,灵静去下面的沙滩捡贝壳,赤足,裤管挽起来,在水上跳啊跳的,俨如欢快的精灵,他们曾经有过一只小猫,后来不见了,那时候灵静抱着它,一家三人就在如火的晚霞中散步到华灯初上的时间,踩着满地的霓虹,那种感觉,叫做幸福。

    涡轮的声音隐隐响起在天上,他睁开眼睛,一架大型客机就在傍晚的天空中飞往云霄地彼端,灵静到维也纳了吧,沙沙也已经上了船,那船驶向威尼斯的幽暗天琴总部,有凯莉为她们操心,以后应该不会有事吧,会不会水土不服,会不会不熟悉环境。会不会哭……

    犹如歌词里说的,还欠了她们一生的一句抱歉……

    不断地向前回溯,他忽然想起尘封已久的一段回忆。

    二零零二年的那个秋天,他接受了裴罗嘉的杀手晋级考评任务,冲进黄家的别墅,杀光了当时在那里地所有人。上二楼放置炸弹地时候,忽然在一张桌子下生了一名少女,她穿着白色地连衣裙躲在那儿,望向他的目光中有畏惧、有执拗、有不屈,他将枪口对准她,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少女地那张脸,在冥冥中,与灵静重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抱住了头。陡然间升起一股撕裂一切的痛楚。数十年来都再未有过地一滴眼泪,陡然从眼中落下。

    从长椅上站起来,家明走向拿了手铐过来的东方路。

    “真的要这样啊?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拜托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有一天扳倒了应家。把应子丰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自己来不是更过瘾吗。”看了家明一眼,东方路耸了耸肩,“好吧,如果我有那个机会,话说回来,我问最后一次啊,真的来?”

    “头很痛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方老大一个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咔”的一声,明晃晃的手铐挂上家明的手腕……

    “搞什么……抓他?”方之天顺手将一本卷宗扔到桌上,“本来就没做这个打算啊。我吃饱了撑的?”

    东方路耸了耸肩:“他主动要求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真是想要负起这个责任,给我们一个交待啊……可是这个责任到底怎么算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比死刑更重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判他死刑又怎么样,问题是……我根本没打算要他这个交待啊,他交待了,我跟高天原、幽暗天琴这些方面怎么交待……”方之天又开始揉额头,片刻后,“算了,送他上法庭,罪名是……协助沙竹帮毒贩潜逃。马马虎虎判他几年,反正他想要出来也关不住他……真是爱找麻烦,对了,要把他送到温和一点的监狱里去,单间最好了,有谁惹他的话,我怕会打死人……”

    八月下旬。

    山岭之间树木苍翠,生机勃勃,依旧炎热地阳光下。一辆囚车从荒僻的山路间驶过。长了一张女人面孔的司机带着耳机,一边开车一边摇头晃脑。哼唱着歌曲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临近下一个岔道口时,一辆卡车陡然间疾驶过来,挡住了去路,那车门一开,一名穿着带浅绿花纹夏装的少女跳了下来,手持霰弹枪对准了囚车驾驶座,目光凌厉有如冰刀。

    囚车在第一时间停下,名叫叶莲的司机出了车门,笑着举起双手:“薰小姐是吧,我们知道你来了江海,方先生说,你要见他,随时都可以,他要跟你走,也请便。”

    眼神冰冷如刀的日本少女举着枪,狐疑地走到囚车后方,一名“乘客”从上方走了下来,其余的囚徒和看押的两名警察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,那绝美少女地冰冷融化,扑进对方怀里。

    两人在道路边说话,渐渐的,少女摇着头,泪水布满了脸颊,争执起来。叶莲开动挡路的那辆卡车,退向开来的岔路,顺便与那道路边跑车里的一个日本男人打过了招呼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从车上下来的人依旧回到了车上,叶莲无奈地摊了摊手,开动了囚车。少女望着车上的那人,缓缓地追出几步,又追出几步,陡然间,眼底闪过一丝决绝,“哗”的给霰弹枪上了膛,猛地朝囚车冲过去。才冲出不远,原本在那边车上的日本男子出现在她身后,制住她手中地枪,将少女用力抱住,随后朝车上的人挥了挥手,作为告别。被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抱住的少女犹如困兽般的挣扎,但终于没有任何效果,她的目光望着那囚车上的少年,对方的目光也是温暖而和煦。终于,在这种对望间,囚车渐行渐远,终于消失在目光的尽头……

    八月底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方之天地办公室里。应海生淡淡地陈述着自己地要求。

    “但是他就要死了。”点了点应海生身边的一份资料,方之天望着他,随后长长地吸进去一口气,语音有些沉闷,“他就要死了,脑袋里地肿瘤就像榴莲一样大。这种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儿子的罪就白受了?他已经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他自作自受。他诬陷那个女孩子贩毒,你知道的,五十克以上,可以判死刑,这种诬陷,等同谋杀。”方之天耸了耸肩,“更何况,只是暂时性地精神紊乱。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他。”不理会方之天的话,应海生重复一次。

    “前几天高天原、幽暗天琴向我们来了信息,对于我们抓捕他表示了愤慨。简直是友邦惊诧啊。老应,如果这个分量不够,你别忘了他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厉害的简素言。”“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确定,简素言就是由他假扮的,哪里还有什么简素言!”

    “那恐怕基本上错误了,以前简素言样貌的电脑拼图你看过吧,现在给份资料你看。”方之天拿出钥匙,打开办公桌那边的一只保险柜,将一份文件递给应海生。打开,一张有些模糊的照片掉出来。

    “今年三月,车臣阿尔贡峡谷附近山区,一群躲避车臣战火地居民正在迁移,路上遇见一名旅行的中国籍女子,他们一起行动了将近一天左右,第二天这个女人离开了五个小时,期间有一队五百人左右全副武装的俄罗斯镇压部队路过,对他们进行检查。生了一些小冲突,死了几个人,其中包括一对父母,这对父母在前一天晚上曾经招待过那个中国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几个小时后那个女人回来,看见这件事之后,安慰了变成孤儿地孩子,当时有一个人觉得画面很美,拿出相机来笨拙地拍了照,不久之后女人又离开了。当天晚上。那片山谷里枪声和炮火持续了两个小时。第二天早上,那个营地的尸体堆积如山。血流成河,五百多名俄罗斯士兵,几乎全部死光。”

    “剩下有几个还活着的人,但是已经疯了,他们口中说,看到了神话里的杀戮女神或者是堕落天使,凶手只有区区一个人。你应该知道,五百名训练有素又武装到牙齿的士兵又是在毫无顾忌的战场上,他们挥的力量会有多大,我觉得破坏力至少要过五百名最顶尖的特工吧。我们的情报人员在调查时得到这张照片,如果将它跟去年调查伯爵时地那张交通摄影照拿出来,你会现两个女人何其相似。”

    那张曝光有些不完美的照片上,一名有着完美东方面孔的女子抱起了失去父母正在哭泣的小男孩,温柔地安慰,闪光灯将那张美丽侧脸定格在永恒的一刻。应海生拿着看了好久好久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次出手的不是顾家明,而是她,如果顾家明完全不做任何妥协,应老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?是调动军队呢还是请组织里的几位前辈出手,老实说,我当时想的不只是砍掉子丰的手,顾家明如果坚持,我会一刀砍下他地头,如果他还坚持,我只能让所有军队警力都撤回去,让他南下广州……”方之天看着他,点了点头,“他让步了,我们在鬼门关上来回了一趟。”

    距离这边房间不远的一个阳台上,东方路拿着应海生身边同样的资料,拍打着栏杆,望向远处的目光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你生病了,从没见过的瘤,医生说可能会死……”几天前,他去到顾家明那里,“你要死了,你才做那样的事情……“谁都会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为什么要让我们知道?安静地消失不是更好吗?”他看着那道身影,犹如看见那天傍晚那染红整片天空的辉煌的落日。

    “会有芥蒂,会有猜测,会有试探,那一天我在飞机上放炸弹,让你们不许调查我,你们暗地里不还是做了。能多知道一点就会想多一点,你们不会放任一个这样地永远在视线之外,而这些东西,是向着她们去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谁也不敢动她们。顶多只是监视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在于不止是你们。”家明在对面摇了摇头,“十年、二十年,受到监视或者试探,不可能完美。总有一天她们在无意中现,会意识到,顾家明的烙印就像是怨灵一样地缠着她们。时时刻刻提醒她们。我死了,这样的监视或者保护都会单纯一点,有一天,她们会走出我地阴影,成为她们原本就应该成为的普通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人要找她们麻烦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遇上比我更无顾忌的人,他们会后悔的,几年之后,因为厉害关系而产生的一切,也就淡了。更何况……”他顿了一顿。“有一天我消失了,谁能完全笃定我死了呢。”

    东方路久久地望着那道身影,站了起来。转身离开,走出几步侧过了头。“怎么可以相信别人?”

    “至少可以相信你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……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那一天,威尼斯,幽暗天琴。

    沙沙坐在那儿,看着对面名叫凯莉的白人女子一边说着话,一边将几份东西放到桌上。时间沉默在房间里,她一页一页地翻阅着,身体逐渐颤抖。渐至无可抑制的哭泣出来,眼泪布满了整张脸颊,她翻过一遍,又翻一遍,终于,陡然间推翻了书桌上的所有东西,转身冲向门外。

    少女哭泣着,在迷宫似的走廊里不断地寻找着出口,路过的人们都扭头看她。

    不久后。维也纳。

    演奏室里,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静静地在钢琴前弹奏着,不久,在旁边作为评委的导师们微笑着开始鼓掌,少女站起来行了礼,光芒从窗外射进来,映出一张清丽而落寞的侧脸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越过导师们地身旁,越过那在窗前飘动的白纱,望向东方那白云如絮的天空。想起之前无数个如此晴朗地夏天。以及那在晴朗天空下的他和她们。

    夏日即将过去……

    江海。

    提着蓝色的小手袋,穿着长裙的雅涵走出张家别墅大门。她的脸上擦了淡淡的粉,但依然可以看见那仿佛褪去了血色的苍白的肌肤,这使她整个人显得格外单薄,却又显出一种仿佛燃烧出苍白光焰般的,病弱中地美感。

    黑色加长型轿车的门打开,她走了进去,随即,车辆缓缓起步。

    叶莲坐在对面,将接通了的电话递给她,她深吸一口气,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看了你的信,知道了所有的事情,我想过了,我不怪你……”她仰起头,露出一个笑容,努力让眼眶中的湿润感觉退回去,目光望向车顶那黑暗虚空的某一点,回忆中的点点滴滴,都从眼前流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要一个你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耳畔,仿佛有淡淡哼唱地歌声响起来,遗落在未名的远方……

    有没有那麽一朵玫瑰永远不凋谢,

    永远骄傲和完美永远不妥协,

    为何人生最后会像一张纸屑,

    还不如一片花瓣曾经鲜艳。

    有没有那麽一张书签停止那一天,

    最单纯的笑脸和最美那一年,

    书包里面装满了蛋糕和汽水,

    双眼只有无猜和无邪让我们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有没有那麽一诗篇找不到句点,

    青春永远定居在我们的岁

    男孩和女孩都有吉他和舞鞋,

    笑忘人间的苦痛只有甜美。

    有没有那麽一个明天重头活一遍,

    让我再次感受曾挥霍的昨天,

    无论生存或生活我都不浪费,

    不让故事这麽的后悔有谁能听见,

    我不要告别……

    黑暗中,家明放下电话,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缱绻的笑意……

    (隐杀第七卷*完)

    隐杀将近一百七十万字,对我来说,为了这一章。

    无论对我有怨**也好,憎恨也好,希望看完这一章,有些人能够明白,许许多多琐碎的事情,仇恨也好,妥协也好,对家明来说真地不重要,待会会有一个小结,应该会很长,我做成免费章节上来,谈谈初衷,谈谈家明地选择,谈谈心情,以及,谈谈他们的未来,我想,作为最重要一卷地小结,我甚至会当成全书小结来写它。

    《如烟》中省略掉中间的一句是:耳际眼前,此生重演,是我来自漆黑而又回归漆黑。人间瞬间,天地之间,下次我又是谁。个人认为是对家明到目前来说的最佳写照。

    隐杀还很长,大家可以期待他们的重逢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凤舞文学网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,作品涵盖了玄幻、武侠、科幻、军事、恐怖、言情爱情等,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、CHM、UMD、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